竹叶奶昔

这里梧秋,哲厨/熬吧痴汉
all总受洁癖
冷CP爱好者
文渣练笔期
蓝手狂魔
请多指教
●v●

(黄黑)请放开我,被子君(二)

上篇请走这里

黑子等待着回答,奈何对方一动不动,根本没有反应。小孩眼里的光暗了下来,神情也微微沮丧,但没有放弃,继续说,“书上说,妖怪一般是不能让人类发现自己的存在的,可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会守住这个秘密,谁也不告诉,就算、就算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小家伙眼底的难过都快溢出来了,被子依旧安静地像是没有生命的死物一样。

黑子想,被子君大概是讨厌他的吧。也是,换成谁天天被人踢来踢去,还得费心费力照顾对方,怎么可能不厌烦、不生气呢?意识到这一点,小孩再顾不上为自己被拒绝而难过,下了地,向被子认认真真鞠了一躬,神情愧疚不已,“真的十分抱歉,由于我的任性和坏习惯给您添麻烦了。”眼里的水汽还未散去,软糯糯的童音听起来更像是被欺负的快要哭了一样,叫人心生怜惜。

“对不起,以后……以后不会再麻烦您了。”

当天晚上,黑子就从衣柜里翻出了之前的旧被子。睡觉的时间快到了,小孩苦苦思索半天,还没想好该把妖怪被子君安置到哪里。客房很久没有打扫积了一层灰,衣柜里又太黑太狭窄了。他望了眼仍安静摆放在床头的被子,犹犹豫豫地向对方询问意见:“……嗯,妖怪先生,您暂时先睡在这里可以吗?因为没有合适的地方……请放心,我不会打扰到您的。”

一张偏大码的单人床,对小小的黑子来说却刚刚好,就算再怎么翻身,睡姿再怎么糟糕,他也不会轻易掉下去。不过今天不一样了,黑子用那床旧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块寿司,试图保证自己睡着之后不会再乱翻乱滚。

不一会儿,小孩侧着身子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唉……”寂静的卧室中,轻得几不可闻的叹息声悠悠响起,一整天都表现得很安分的被子动了动,伸展开来。它像是在顾虑着什么,在原地纠结了许久,不过终还是轻轻柔柔地盖上了小家伙因为冷而微微发抖的身体——原来的被子又被踢到床底下去了。

..............

我是被子,一床能说话还能动的被子。

起先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时,我有点惊慌。虽然没有以往的记忆,可潜意识里莫名觉得,我不该是这样的。何况,除了可以说话和行动以外,我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有个小孩说我应该是妖怪,但我不太认同。从有意识起,我就在这个房间里了,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那个说我是妖怪的小孩。

小家伙看起来真的很小,眼睛和头发是浅淡的蓝色,白白嫩嫩的肌肤,就算总爱板着张小脸,也是一副软呼呼好欺负的样子。然而实际上算是被欺负的却是我——为什么平时都很乖巧,一旦睡着就变成了爱踢被子的小恶魔?幸好不管他怎么踢,我都不会受伤,不过也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啊!于是我会趁着小家伙睡着了,严严实实把他裹起来,以免再闹腾。

陷入熟睡的小孩,暖暖的,软软的,带着一股淡淡奶香味儿,就像一朵牛奶味儿棉花糖做的云。几乎没有缝隙的近距离接触好像让我也染上了睡意,忍不住就这么伴着他浅浅的呼吸一起沉睡过去。

等到小家伙要起床去上学,没睡醒的我常常下意识地缠住他继续睡,结果每次起个床都弄得像是打架一样。不过出乎意料的,这个幼稚的游戏我却也乐在其中,那种轻松愉悦的心情,好像很少体会过。

小孩是个讲礼貌的小孩,总在离开时向我道别,晚上放学时对我说“我回来了。”他还称呼我为“被子君”,每天睡觉前的晚安和起床后的早安从来没少过,尽管我只是一床被子。

小家伙大概是有点孤单吧。我没见过他的妈妈,爸爸也很少出现,似乎在忙着工作。从我住在这个房间以来,他还不曾带朋友来过家里。我甚至怀疑他到底有没有朋友——他的存在感低得不可思议,想交到知心朋友恐怕没那么容易。

我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平淡的过下去。直到第二次给小家伙铺床被抓包后,他拿着本神话故事集问我是不是妖怪。老实说,我真的不清楚,更不知如何回答。而且也像小家伙说的那样,我这种情况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于是我选择了逃避。

可看到小孩失了光彩的双眼,听见他带着哭腔的道歉,突然没了一起相拥入眠的体温,我发现自己完全无所适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已习惯了这个叫黑子哲也的小家伙带给我的一切,并且难以改变。

我……大概也是孤单的吧……所以如此渴望着他的亲近,如此依赖着他的气息。

“…呜……不要走……”几声梦呓从怀中传来,小孩啜泣着死死攥住手里的布料,打断了我的思绪,“……请,请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呜呜呜……”大颗大颗滚烫的泪珠从他紧闭的双眼里涌出,滑过脸颊留下两道蜿蜒的泪痕,接着落在我的身上,我的心里,烫得心脏颤抖着疼痛起来。

再也顾不上什么身份的事了,我笨拙地抽出一个被角轻轻擦去他眼角的水迹,“……啊啊、别哭了,小黑子这么乖,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边说着,我又用另一个被角以安抚的频率轻拍着小孩的后背,还得注意着不让他着凉,简直是手忙脚乱——如果我有的话。

良久,小不点儿终于打着哭嗝渐渐恢复安静,满足的抱一个被角安然熟睡。而已经精疲力尽的我,习惯性道了句晚安后,也抵不过睡意和他一起入了梦乡。

tbc

※啊啊啊我太菜了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大声哭😭

※和大纲越来越偏了,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亚子(捂脸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