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叶奶昔

这里梧秋,哲厨/熬吧痴汉
all总受洁癖
冷CP爱好者
文渣练笔期
蓝手狂魔
请多指教
●v●

(黄黑)请放开我,被子君(一)

※非人类设定

※哲哲12岁

※无逻辑文渣预警

※ooc预警

※蜗牛手速+准高三学校补课中,下次更新遥遥无期

“抱歉啊,哲也,”拉着行李箱的女人走到门口,她那与黑子相似的眉眼间满是疲惫之色,“我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你爸爸也一样……对不起……”

“......没关系,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小孩垂着头,不愿去看对方愧疚的眼神。

“嗯,哲也最懂事了,以后有空我也回来看看的......”女人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气氛瞬间陷于沉默。尴尬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她看了看时间,终于还是开了口:“......那,我走了。”女人落荒而逃般大步离开,不曾回头,只留给小小的黑子一个背影,在漆黑的夜幕里渐行渐远,逐渐模糊。

即便已经看不见那个背影了,小孩仍在门口望了很久,直到脸上的泪痕被深秋的夜风吹干,直到身体变得和心一样冰冷。父亲还在加班,偌大的房子只剩他一个,空荡荡的。

等黑子洗漱完,时间已经不早了。他看着自己的房间,感到有点陌生。从台灯到墙纸,连被子都在这几天换成了新的。那时父母破天荒的放下了忙碌的工作,陪他去游乐园,给他买东西,没有争吵,脸上挂着笑,一切美好得让他以为在做梦——果然,现在梦醒了。

“晚安。”黑子关掉台灯,钻进被子里,对自己说。

他以为自己会失眠,然而没有。在快睡着时,黑子似乎隐隐听到一声晚安,但汹涌袭来的困意让他来不及多想,很快陷入梦乡。

黑子睡得不太安稳,半夜猛然惊醒过来,枕头已被泪水浸湿了一小片。奇怪的是,本该湿润的眼角却没留下任何痕迹。他想起刚刚在梦中时,好像有种温暖轻轻拂过脸庞,耳边也有人轻声说:“别哭了。”可醒来后什么也没有。

小孩逃避现实般把整个身体缩进被窝里,新被子很暖和,足以抵御秋夜的低温,却无法慰藉空洞的心脏。鼻头酸酸的,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情绪又在作怪。

毕竟也才十二岁,黑子平时表现的再如何冷静淡然,面对家庭的四分五裂、母亲的离去,又怎么会不介意呢?他想大哭一场,只是太久的压抑让他忘了怎么发泄,只有在梦里,眼泪才会挣脱束缚和难过一起溜走。他想念妈妈,想念以前偶尔能够感受的温柔;他害怕黑暗,害怕现在漫长不断的孤单。

然而不管怎样,不管自己怎么想,如今可以拥抱住的,也只有这一床被子了。黑子觉得不能太贪心,至少,他还有能够留恋的、不会轻易失去的温暖。“很迟了,明天还要上学,上课打瞌睡的话肯定会被老师批评的。”男孩低声喃喃自语,明知道没有人倾听,仍固执地想找一个寄托的对象,“所以,晚安,被子君。”

“晚安。”过了许久,不同于男孩的、不知从何而来的声音再度轻轻响起。可惜,它回应的那个人类已经沉入深眠,没来得及发现这份不可思议。

***

黑子觉得自己的新被子不太对劲。

尽管很不想承认,他睡觉确实向来不太安分——床铺被蹭得一团糟简直是常态,踢被子什么的更是习以为常。虽然这样很容易导致感冒,黑子却没能改正自己的睡眠习惯,让他本就糟糕的体质雪上加霜。

而自从换了新被子后,情况就变成了——不管床单和头发被蹭得多乱,也不管黑子从床头到床尾翻了几次身,被子总能好好的盖在身上,直到天亮。有时早上起来,他甚至需要花点时间来和紧紧缠着自己的被子分开。

“被子君,请,请放开我……该起床了,”黑子哲也今天也在艰难地跟黏人的被子君告别,拼尽全力地在床上翻滚着,“十分感谢你……呼,昨天晚上的照料,但我……快迟到了……”努力挣扎着把手伸出裹在身上的一层又一层被子,再一点点从里面爬出来,像只笨拙的毛毛虫。体力不太好的小家伙才折腾这么一会儿便精疲力尽,累得气喘吁吁。“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尽职的被子了吧,”黑子想,“就是太热情了点,容易让人迟到。”

再比如,某次黑子睡过了头,没来得及收拾床铺就急急忙忙赶去了学校,回来后,他却看见被子叠成了方方正正的豆腐块儿,摆在整理的干干净净的床上,床单甚至没有一丝褶皱。“田,田螺姑娘?!”最近正痴迷于神话故事的小孩一下子联想到了那位热爱劳动的报恩妖怪,东瞄西瞄试图找出那位好心帮忙的姑娘。当然,他一无所获。

后来,黑子为了见一见传说中的田螺姑娘,故意不收拾床铺直接去上学,实际上却悄悄躲在门背后扒着门缝偷看。然后,他有幸见识到了一床被子是如何游刃有余地整理床铺并把自己折成豆腐块儿的一幕。原来不是田螺姑娘,而是被子先生。

“……嗯,所以应该是妖怪吧……”男孩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本民间神话故事集,边翻看边小声嘀嘀咕咕,时不时还抬头打量一眼面前的被子,“从来没听说过被子也会成精啊……”翻了半天,黑子终于放弃继续纠结被子的妖怪品种问题,把书放到了一边。

男孩换了个跪坐的姿势,双手规规矩矩地摆放在大腿上,小脸上写满了认真,对被子说:“那个……你好,我叫黑子哲也。”他回想了一下被子君之前的举动,决定先表达自己的想法,“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和照顾,真的感激不尽。”

“你是个很好很好的妖怪,”男孩似乎有点紧张,不自觉攥紧了拳头,顿了顿,郑重其事道,“请问,我……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他期待地看着被子,眼中闪烁着希冀。

评论(8)

热度(57)